你最长一次失业有多久,都怎么过来的?

2019新年快乐!二月福利,每天可领:打开手机支付宝首页搜索“643370122”,领取5-10元红包!



大概在17年底的时候生了场病,住了一个星期的院,出来的时候,不出所料的被Hr约谈了,当时我所在的公司,也算是互联网中较为老牌的电子商务服务公司,起步大概比淘宝还要早一些。可是一直没有什么大的突破。试图想做大,但是不管怎么做,最后却总是不了了之,所以发展一直不太好,裁员也是一直在进行的,这种事情一点也不意外,反正给钱就是了。问题是他们不想给钱,小小折腾了一下,最后拿了N+1走人。

一开始的时候,心态还好,处于修仙阶段,一方面是生了个病也看开了,一方面也是拿了点赔偿的关系。回家躺了几天,把简历又重新更新了一遍,然后找了市面上几款主流的招聘类软件安装在手机上,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现在竟然有这么多的招聘软件。仔细想想我这么多年在外面通过招聘找工作的次数真不多(我最大的优点就是追求稳定不求钱多)。

猎聘下载了一个,前程无忧下载了一个,智联招聘下载了一个,还有什么BOSS直聘,拉勾,玲琅满目。每个都号称有自己的特色。

猎聘上面是猎头多,两年前一直收到猎聘上的电话。当然,最后一个也没成。如今也很难有猎头找我了,听以前的一个猎头说,过了35岁的程序员,很难在收到猎头的青睐了。

好在很快,我的第一个面试就来了。在BOSS直聘上面,有一个创业公司的HR找到了我。

这家公司听起来挺屌的,他们要造很多个健身箱子,然后往各大…各大空置场所投放…就和公共厕所一样,你有需求了,进去锻炼一把,随时随地,随心所欲。

面试的地方是在一个孵化池内,其实我对孵化池一直都没有特别的概念,大概就是一个很大的办公区间,一群小公司都在一起办公,共用一些资源吧。

面试下来感觉良好,一直聊到人事,『好的,今天面试就先到这里吧,我们后面会根据您的资料和反馈,再与你联系。』人事说道。

结束了这次的面试,总体来说感觉良好,发挥正常。我甚至已经开始幻想起来马上人事就会打电话给我,与我洽谈入职的事宜。

当然……这个电话我永远都没有等到。

令人意外的是很快我的另一份简历投递有了反馈,而且对方还是一家比较知名的公司,嗯,,叫百姓网。接到人事的电话,让我心里倍感欢喜,因为这家公司离我家特别的近,骑自行车过去大概二十分钟的路程就可以到达。

有了第一次面试的经验,我的信心度还是非常高涨的。上午接到电话,当机立断就约了下午两点过去面试,正所谓一鼓作气。第一面发挥还不错,到第二面直接被几个程序原理给弄懵了,然后就被送走了。

离开了公司,发现外面原本阴沉的天气已经开始挤出一丝一丝的小雨滴出来,感觉到一些凉意。

诚然,时代早就已经发生了些许微妙的变化。互联网的变迁我们一直在经历着,语言也是不停在变化的,对于互联网人来说,最致命的就是安逸心态,因为技术一直在变,让人眼花缭乱,什么前端后端,什么算法结构,语言又是五花八门的,任何一个在这个互联网的技术领域里面摸滚打爬多年的人都不一定敢说自己就什么都精通。

对比起年轻人的锐气和对新事物的掌握,年纪大的人往往就会变得被动起来。在很久很久以前,久到那个时候我还刚刚毕业,曾经看过一个关于中年程序员悲惨遭遇的文章,当时对我的感触颇为深刻。

人可以空着,但是不能闲着,所以我便跑到菜市场买了一个礼拜的荤素带回家去。

第三次,收到了猎头打的电话,说有一家知名的旅游创业公司特地委托猎头公司为他们物色一位合适的技术管理人员,这猎头感觉我特别合适。于是我就和她聊了起来,聊了有半个多小时,最后聊到学历,猎头说不适合要211985本科直接就拒了。。(当然心里想操他X的,,不是说我特别合适吗,我学历不是在简历上都写着吗,你TM狗眼不看就说瞎话吗……)

这期间也陆续收到过几个猎头的电话,基本上聊着聊着就没了。

这种状态一直到国庆节,不过对于我这种待业的人来讲,国庆节其实并没有太多的意义,人家可以享受假期的同时还有工资可以拿。我是啥都没有。

自从我失业以后,白天出现在小区的频率就变得多了起来。一个正常年轻…哦不…中年小伙子怎么会在工作日的上班时间频繁地出现在自家的小区里面呢?

我的种种怪异之处很快便引起了居委会大妈的注意。有一次出门的时候正好撞见,居委会大妈特地问了我一句:『怎么今天不上班?』

我支吾了一下,说『嗯…唔…休息…休息…』

大妈看到我挺不自然的神色,一把握住我的手,说道:『你有什么事情?不要瞒着大妈,大妈都是看在眼里的,是不是没有工作了?』

我点了点头。

『多久了?』

『一个月吧…』我说道。

『不要慌,没工作是正常的,你有什么困难你就直接和我讲,我们居委会总是会尽力给你帮助的。我会帮你留意一下,如果有什么工作的机会,我就通知你,你也可以去看看。』大妈说道。

这让我格外地感动,却也没有更好的言语来表达自己的谢意。

大妈说了帮我留意,那么就一定会帮我留意。所以过了国庆之后的没几天,大妈就叩响了我家的大门。

我打开家门,她看到我,说:『最近街道里面正在举办再就业招聘会,这是招聘会的地址,你过去看看,如果有合适的也可以考虑一下。』

说完,大妈塞给我一张纸条。纸条上面写着面试的时间和地点。不知道为什么,手里捏着纸条的时候,眼眶一下子就湿润了起来。

居委会的阿姨盛情难却,于是我特意到招聘会看了一下。一些工作的要求是35岁以下,比如电梯维修工人,酒店前台,工资3000。看来我是不符合的了,还有几个40岁以下的,有几个工作挺有意思的,一个是地铁站务员,一个是地铁安检,还有来伊份的营业员,就是工资低了一点,3到4千。如果1万我就想去应聘地铁站务了,和互联网工资比起来简直是魔幻世界啊,想想自己的简历打印出来得8张A4纸吧,成本太高,我还是走了…看样子40是一道更大的门坎,想想怎么面对吧。

走出门外,看着外面挂着一张巨大的横幅『XXX街道招聘会』,心里感慨不已,互联网的世界和传统行业的世界简直就是两个世界啊…不过共通的地方就是…35岁都是一道坎…虽然人们都说程序员是吃青春饭的,但是我想着如果真的一个中年程序员敢把自己的薪水拉低到3000一个月而不是30000一个月,工作机会肯定还是大大的。但是那些手里没有一技之长的人呢?

面试的过程就这么一直持续着,基本上大公司与我无缘,只能在小公司转来转去。

比如有一家进去被总监面,结果总监的第一句话就是…我也是刚来一个月……

还面到一家做游戏的创业公司,上手第一个人狂问我运营的问题,到第二个人的时候,更拽,一边玩手机一边提问。并让我提供做过的最大的网站数据,说了没一会,他突然就扫了一下我简历上的个人信息,『你都三十好几的人了,还在做研发…』

不可以吗?

『你觉得你这个年纪怎么和精力充沛的年轻人去比拼?』

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他把简历一卷,和我说道:『前面呢,我也和你讲过了,我们是一家子公司,所以关于人员的报备都要请示上面「你没请示就拉我过来面试了?」,这个过程要一点时间,如果上面批下来了,我们到时候在安排复试吧。』

『好的,谢谢,再见。』真是蛋疼到无以加复,带着悲愤的心情我骑着摩拜一路狂驰,骑到一座桥的上坡时,挣扎了一会终于是趴在自行车的车龙头上气喘吁吁地休息了。

下午的面试在虹口区,是个比较有文艺氛围的商业地带。公司也有点文艺味,因为他们是做票务类电子商务平台的,不过和一般的票务类网站不同的是,它只是提供一个交易的平台,让买家和卖家在这个平台上自行交易。

当然了,这个平台的卖家在现实的世界还有一个称号:就是黄牛。

我也不记得我是不是有向这家公司投递过简历,大概如果我有投过的话,我也忘了是在哪个招聘平台投的了。电话是对方的人事实习生打过来的,让我过去面试,纯属突然。

因为时间相当的赶,我上午面试出来都已经快十二点了,还要算上吃饭的时间。那边的面试约在两点,我是连奔带跑加上地铁摩拜和手机导航,总算是在准点赶到了面试地点。

面我的第一个人应该是个大爷(博士),不过看样子技术也比较落后了,面着面着就换了两个号称架构的来面我,问的问题不深,基本上都能答得上来。全通过以后,又换了一个人,和我交了一下底,意思是公司的PHP软件到了瓶颈期,所以想要有一个PHP的架构来做优化什么的。聊到这里,我心里一乐,有戏了(其实我万万没想到是别人在挖坑准备埋我)

入职的手续很简单,我已经办过很多次了。说实话,每次新入职的时候,我就特别羡慕那些能在一个公司一待就是十数年甚至数十年的员工。不过心里总算石头落地了,有工作总比没工作好,从7月到现在,我一共拖了有近4个月的时间待业了。

新公司的技术经理第一天便和我说,他们现在的团队不是很好,所以才希望能有我这样的高手负责架构方面的事情,一方面把握公司的技术方向,一方面也能将公司整个技术团队的实力给拉上去。

顺便也请我吃了一顿开工饭,这让我有点受宠若惊。内心油然而生出一种精忠报司的想法来。

从第一天开始,我就进入了马力全开的工作模式。先是熟悉环境,不难看出来,整个技术团队23十号人,我的年龄大概是仅次于CTO大爷的了。

团队的年纪都很轻,基本上就是以90后为主。公司的项目代码…嗯,有那么一点点的烂…大概是迭代了有七八年了,大家就是在上面做加法,没有好好地整理过或者是优化过。

老的代码从里面的注释上标明的编写者来看,无疑是换了一波又一波。这一点从我的工号也能够看出来。

我的工号是509,而公司的工号是根据人头来计算的,也就是说第一个入职的人的工号应该是1,我则是第509个入职的人。

但是公司目前看下来,一共也就一百来号人吧,那么从公司创办到现在的五六年时间里面,已经来来去去有四百号人了。

夸张吗?其实我也不知道,互联网的行业里面,似乎又是很司空见惯的事情。

因为年轻人居多的关系,公司的氛围感觉还是比较活跃的。我被安排坐在了一群软件测试人员的傍边,测试们都是小姑娘,有说有笑的,总是有说不完的话题,还有吃不完的零食…仿佛一下子我又年轻了十岁一样。

入职的第二周,发现公司每周一还有一个例行的晨会,晨会的目的是为了加强部门互动,所以晨会不讨论工作的事情,而是随机上周抽一个人『或是毛遂自荐』来主持晨会,安排节目,至于节目的内容,那就由你自行发挥了。

碰到这种场面我是最不擅长的,心里在想:『上班就上班了,搞这种飞机做什么?』然后心里暗暗祈祷千万不要抽到我。

我大概花了有近三个礼拜的时间什么都没有做,只是看公司项目中的订单下单模块。心情极为复杂。

在一次技术会议中,根据实际的测试发现公司的业务非常臃肿和低效。运营维护人员也提供了实际的数据,显示在人数较多的时候,我们的网站不足以很好的处理用户的请求。

在一次交谈中,我和Leader说:『这网站,不改不行啊…得推翻重来。』

Leader顿时变了脸色,推翻什么的,是不存在的。这是堆积了有五六年的代码,凭你一个人怎么可能。更何况上面不可能给你什么资源和时间去做这种事情。

Leader这么一说,我就懂了。反正就是顺着他的意思去做吧。先捱过年再说吧。

却不料就在之后的某一天,在一次晨会结束后,Leader突然叫住了我。

我心里咯噔一下,直觉告诉我,要黄。

果然,在会议室里面,Leader和我说:『有一件事情我也必须让你知道。你在公司这些日子里,我还是认可你的能力的,你做事情也挺认真负责的,不过公司发展碰到了问题,需要做一些调整,所以呢,准备清退一些员工。你也在名单里面。这件事情过一段时间就会执行,因为你是我最近才招进来的,所以我也过意不去,所以就提前和你讲一下。你看看你准备什么时候收拾收拾就回家吧。』

当时的我心情特别地平静,没有什么波澜,此刻的我甚至连一点激动地想法都没有。

大概是早就感到不妙了,所以一点意外都没有觉得。

离开会议室的时候,Leader突然又和我强调了一句:『今天这事,暂时只告诉了你,你不要告诉别的同事知道,这次裁员会涉及到很多人。』

具体涉及到多少人我不太清楚,只知道这次的动作确实很大。不是针对我一个人,只是我在试用期,又不是核心的工作,大概工资也比其它人高点,年纪还大,不把我干掉还能把谁干掉。

最后带着退工单和劳动手册,我离开了公司的大楼。沿着上班的路线最后又走了一遭。

再见了,这个只上了两个月不到的公司。给我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回忆,

于是我又失业了,又开始接着面试,后面的面试是越面越疲惫,托了几个老同事的关系,意外地能进了几个大厂看看。比如说bilibili,但是进去直接就被羞辱了一番,被一个90后小伙子给教育了,说他们是想找一个可以直接做事情的人,并且对大用户量有比较丰富的经验,我们不会找一个人进来去培养的。同时又给了我一个忠告,就是我问的这些问题,都是很基础的问题,你如果去任何一家大公司,都免不了会问到这些问题,所以你自己也要多强化一下这方面的内容。

『谢谢…』我向小伙子微笑示意。然后稳住身形,大大方方地坐电梯下了楼。

走出楼外,我已是脚步不稳,踉踉跄跄地,虽然外面阳关明媚,可是我却怎么感觉一片天昏地暗呢?

记得以前工作的时候,都是我以老哥的口吻去教导年轻人,现在是完全反了过来。

后来又去了一下万达,到二面,被一个其貌不扬的看上去年纪比我大的小伙子(其实比我小)也给教育了一下,基本的意思差不多,我呢能力有,但是学历和年纪放在这了,说现在外面一大把90后研究生和技术顶尖的人,反正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你没啥优势什么的,就打发掉了。

一转眼的时间,2017年已经迎来了尾声。这一年发生的事情太多太多。我也从平稳的职场生活中,进入到震荡期。看到身边的很多朋友们都在庆祝元旦的到来,都在迎接新的一年的钟声。

23点的时候,我一个人走在一条偏僻而又宽广的马路上面,上海的夜晚大概是这个城市里面最宁静的时刻。四周一片静谧,人呢?也许是回家了,也许是去了市区的繁华之处,在人流中一起等待新年。

那么一瞬间,感觉特别的孤独。

过了元旦,我基本就放弃了找工作,外面也没什么面试机会。等春节过去再说。

过了春节以后,相比之于春节前,更加寒冷,仿佛面试都被冻住了一样。一个电话都没有,那时候的我真的变得好焦虑和沮丧,中年程序员的魔咒我是摆脱不掉了吗。

那段时间,我大概就是天天坐在麦当劳发呆,有一次吃汉堡,吃着吃着还忍不住哭了出来。都已经开始怀疑人生了。

过到3月份的时候,才好一点,零星地有几个面试的机会过来了,这时候的我真的是饥不择食了。只要是公司我就去。比如说一家做P2P的公司。

面试的地点是在陆家嘴软件园。他们号称是一个集团旗下的子公司,专门立足于互联网金融行业。

金融啊?做什么的?

『我们是做互联网理财的。』面试我的是一个高高瘦瘦的中年男子,当然了,其实我也是中年男子。

『互联网金融的情况呢,不用我说你也是知道的。』高瘦扶了一下眼镜『收到了政策的影响,现在的日子并不好过,这一点呢,我也是要和你说清楚一点。』

『理解』我点头『最近互联网金融政府抓得比较紧,已经有很多公司受到了法律的制裁。』后面的话一出口,我心里就有点七上八下的,呀…是不是说了不该说的话。

不过高瘦并不以为然,反而顺着我的话说道『没错,现在的互联网金融确实很乱,不过我们是很健全的,老板也是拥有行业内多年的经验了,不会出事。只是现在是非常时期,大城市很难做,我们老板呢,现在去一些小城市去跑业务,试图另辟战场,他打算把一些小地方的金融公司都整合起来,打造成类似于商会这样的概念。』

哇塞,这么一听感觉挺靠谱的样子。那么需要我做些什么呢?

『主要是想让你担当一个项目经理的角色,我们这边的技术表达能力总是欠缺了一些,无法领会到产品人员的意图…做的东西越做越歪,最后呢时间进度也无法及时跟上,不是这里出问题就是那里出问题。本来这方面的工作是我在抓得,不过现在也是精力非常有限,所以想找一个人来分担一下。不知道你有没有什么别的想法?』

『想法是没有的』我摇了摇头,眼睛又朝办公室撇了几眼,心想,有也不能和你说啊…我看这公司里面一共二三十号人,办公环境破破烂烂的,这就是互联网金融理财公司的格局?

那么问题就来了,你这边一共吸收了多少资金呢?如果投资客们看到办公室这个样子,还敢把钱投进来么?

也许敢的吧…只要收益高,自己不是传花击鼓的最后一个人,总有人来冒险的。就像是之前有一个叫钱宝的理财公司,老板都去自首了,人也进了警察局。竟然还有用户跑到警察局去闹事,让他们把老板放出来…为的就是出来能让钱包继续运作下去,以便能够让他们把钱给捞出来。

听说利息高的吓人,他们会不知道这其中的分险么?那么你说他们是贪呢,还是傻呢?

高瘦最后和我谈了一下工资,『我们的工资是由集团统一发放的,所以必须符合集团的规定,也就是说开给你的薪水里面,有30是作为绩效工资发放,而这30%呢,也不是当月发给你,而是每三个月发放一次。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受?』

我操…还有这种玩法啊…

『我没问题!我可以接受!』我坚定的说道。我想,我豁出去了,不管怎么样,这次先拿一个offer下来再说吧!

结果是屁的回应都没有,天啊,我是连P2P公司都抛弃我了。(后来我在P2P爆雷名单里找到了这家公司。)

同事那边我也找过好多关系,可是一点用也没有。比如腾讯有一段时间大规模招PHP,我托了在里面的同事帮助,一面和笔试全过了,二面被他领导直接PASS。没过几天又有一个深圳的腾讯朋友帮我内推进去,一面聊得非常好,然后又没下文了。

后来我那个腾讯同事和我说,腾讯卡学历很严,然后我想想我这年纪,算了吧。这次就算是我最后的挣扎了。

分水岭是在4月,我在万达的一个朋友突然又找到了我,我说我上次面过万达了,进不去。朋友说这次不一样了。

确实是不一样了……因为这次的万达快完蛋了囧,万达的飞凡电商一直不稳定,年底被政策搞了一下,就在不断地裁员。

反正也没工作,我就过去溜了一圈,其实这时候我Java面试的话,也没好好复习过,加上平时一直是做PHP的,虽然我自认为Java水平不差,但是面试么,总有一套面试题要看要背的。

不过好在有同学的帮忙,就面试通过了。(这个时候万达已经裁得七七八八的了)

接着又有一个同学帮我推荐给了他的高中同学的公司,是一家不知名的小公司,当然,只要不是很注重年龄的话,小公司的技术栈是不高的,所以也面进去了。

然后外面莫名收到一个电话,号称是国企的面试,,好奇之余也过去看了看,也面进去了(工资不高)

一下子来了三个工作,最后想了一下,如果转Java的话,去万达可能最好吧,加上有同学在那边,互帮互助嘛,平时我可是没机会进万达的,于是就进了一个新坑。

所谓新坑,因为万达的IT部分这个时候已经不行了……风雨飘摇。所以一进去好多人也奇怪,你怎么选现在这个时间点进来?我也只能苦笑。

不过万达的福利还不错,那段时间加班也不多。我在里面瞅了一圈,本来是想学东西的,其实看看里面的那些所谓的高学历大背景的同事,,其实半斤八两,和我比起来并没有多少区别。从经验上来说,可能我更丰富一些。(当然,可以理解成我自夸吧)

如果以为我这个时候安定了,那真是大错特错了。因为万达这时候在不断地拆解,从4月熬到10月分,终于熬到我转正的时候,部门宣布解散了。。

SO……我又失业了。

不过这次失业的时间不长,因为在万达的时候,部门老大已经为我们铺好了路,找了三个方向,一个是万达的另一个子公司,一个是红星美凯龙,还有两个小公司。

毫无悬念,前两个我一面直接挂,大概是我真不擅长这种应试性的面试吧。后两个小公司倒是谈妥了。拉我进万达的同学也选了其中的一个小公司(做长租公寓的)进去当架构师,我本着互帮互助的原则。也选择进了这家公司当全栈工程师。

平稳过渡,终于没有再次经历失业的寒冬,松了口气。可是小公司就是小公司,管理混乱,完全没有技术栈的积累,人员流动大,做事情没有规划,反正就是突破下限的烂。就这样,我仍然坚持着,什么事情都做,从前端到后端到运维全部自己来,没有产品的时候还当产品经理。就是想着和我同学两个人一起同舟共济着搞一把。

做到现在马上快一年了,这次心想终于可以安定了吧。(擦一把汗)

其实故事并没有结束,因为我同学终于受不了……最近跑路了。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但是他这一走,这边我一个人也扛不住,因为太乱了,现在事情压得多,下面的小朋友技术水平又不高,每个人都不稳定,都想走。我自己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虽然有好几次想过要裸辞了,实在是太压抑,每天都在这弄到10点钟的节奏,但是有着前面大半年失业的经历,我一直忍到了现在,越忍心情也越差,现在最好的情况就是做满一年,做到明年了。

故事远没结束,年纪又大了一点,PHP不景气,Java现在人多,管理的话学历和背景不高也难找,感觉自己就是什么都会,什么都找不到的那种,真是尴尬。看着那些明明不如我的,找起工作来轻松得要命,心里真的是百味交杂。也不知道将来会怎么样……完全就是走一步是一步了。

————————

2019年9月21,故事真的没有结束,昨天我们部门的程序员小W被裁员了。这是非常无奈让人难受的事情。

但是我没想到公司人事会这么恶心她,理论应该赔给她N+1,N是2,但是现在一共只肯赔她1.5个月,各种胡搅蛮缠,和人家说公司没钱了,什么领导都几个月没拿过钱了,所以你要体谅一下公司,一会又说你不走我们也不开你就耗在这里,一会又拉法务部去欺负她,和她说你去劳动仲裁好了,我们不怕。今天逼的人家去报警了,警察来说这是劳动纠纷他们不管的。事情闹得很难看,就在大厅里面大吵大闹,公司的人都看到了,你让公司其他人怎么想啊。齿寒唇亡的道理不懂么,我真的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晚上几个人陪她一起吃了个饭,开导了一下她,真是心里特别的难受。

本站内容均转自互联网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Previous post互联网的发达让恋童癖更加隐蔽地狩猎儿童 Next post[2019-09-24]今日无聊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